2020年伊始 诺安金鹰基金等三家公司换了总经理

2020-01-10 新闻资讯

  2019年,42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变更,为历年最多。新年伊始,又有3家基金公司换了总经理。

  近多少年,公募基金公司头部效应越发凸起,小型基金公司经营艰难,小公司总经理变动更为频繁。在人数增加的同时,总经理任职时间也在缩短,2019年以来离任的总经理中有3人任职不满一年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行业竞争激烈、与股东抵牾突出、业绩未达预期等是总经理变更的主要起因。

  1月2日,信达澳银基金发布布告,任职超过6年的原总经理于建伟因个人起因于2019年12月31日离职,其职务由朱永强接任。

  资料显示,朱永强2016年10月至2019年10月担任前海开源基金公司履行董事长兼首席实行官。2019 年12月加入信达澳银基金,担负公司董事。

  1月4日,诺安基金也迎来新任总经理。根据布告,1月2日起,聘任齐斌担当公司总经理,而之前的4个多月,该公司始终由董事长代任总经理。

  金鹰基金也在1月4日宣布公告,总经理刘志刚因个人原因于1月3日离职,距其去年3月5日从副总经理升任总经理还不到1年。2017年3月参加金鹰基金的公司副总经理姚文强接替刘志刚,担任公司新一任总经理。

  近年来,基金公司总经理变动听数持续回升,任职期也是越来越短。2019年,基金公司总经理变动多达84人,波及42家基金公司,总经理变动人数创历年新高。而且,2019年以来,离职的基金公司总经理,任职不满1年的共有3人(其中1人为转任公司副董事长)。

  “总经理等高管变动的多为中小型基金公司,个人系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尤为频繁。资产管理行业人才一直处于较为稀缺状态,尤其是近两年公募基金行业格局发生较大变更,竞争更加激烈,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,中小型基金公司面临着更大的事迹压力,这或者是高管变动的重要原因。再加上,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快速落地,外资机构强势涌入,资管行业对高等管理职员的须要始终增加。”北京一位中型公募高管总结,基金公司高管离职的内部因素大抵可能分为三种:一是经营压力;二是公司内部激励机制不健全;三是股权不合理造成的管理结构方面的原因。外部因素则主要是信托、券商、私募扩展带来的高级管理人员的短期缺乏。

  上海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,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公募基金行业竞争已经相当剧烈,中小公司经营压力大。公司高管若不能实现考核目的,很可能被股东方撤换。同时,目前也存在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,其高管变革职务是为了完善公司治理体系,满足监管的恳求。另外,基金公司控股权变更、高管退休、股东方人事调解、高管追求个人目标跳槽等等,均会直接或间接带来基金公司高管的变动。